新書包網 > 校園都市 > 太子嫁到 鳳傾天下 > 【196】二皇子的單相思
    練武的人,身TT質會比一般人好,況且二皇子熙的武功深不可測,到底真正實力去到哪里還不知道,怎么可能無緣無故說病就病了呢?還一病就病四個月,太不靠譜了。

    盡管他沒有假言之Se,但慕晨也難免懷疑其可信度,便又再追問:“上次我看皇弟的內功底子很不錯,怎么這么不小心就染上風寒,還反復J個月了呢?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二皇子熙這一聲嘆息有點重,“自從皇兄出征后,我日念夜思,吃睡都不太好,一不小心就染風寒了,其實也不是什么大病,母妃卻特別緊張,再三叮囑我不要到外頭吹風,說實話,我也沒有心情到處去,所以也便隨了她的意,只是皇兄你一日未歸,我便始終好不起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夠了。”慕晨實在聽不下去了,“這不是真正原因吧?”

    二皇子熙說了那么多,無非想表達,他有病是因為她,但慕晨才不相信這是真的。

    二皇子熙悄悄的瞥了慕晨一眼,繼續若無其事的說:“對,其實真正的病因是……單相思。”

    慕晨一口茶噴了出來,還嗆得自己連連咳了J聲。

    沒想二皇子熙說得還真直白啊。

    慕晨后悔挑起了這個話題,居然讓二皇子熙趁機就把話扯到了單相思上面去,她真是偷J不成蝕把米,自討苦吃啊。

    二皇子熙似乎是目的達到了,也就不再說下去,轉了個話鋒:“皇兄,這次到來,我是帶了賀禮的。”

    他把一個紅Se錦盒放了在小J上,做了一個請打開看看的手勢。

    本來收個賀禮,慕晨是習以為常的,她收其他大臣的賀禮也收不少了,只是這二皇子熙的賀禮,倒是另當別論,誰知道有沒有什么特別意思呢?

    看慕晨猶豫的神Se,二皇子熙已經把她的心思猜出了**分,于是便補充說明:“這只是賀禮,不是定情信物,若皇兄想要定情信物的話,我明天再另外送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,不必了。”慕晨扯著嘴角,Y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,“我收賀禮就好。”

    慕晨打開錦盒,里面是一面青銅做的小圓鏡,十分精致,直徑還沒有三指寬,從暗啞的程度能判斷,已經有點年代了,看似普通,但細看邊上的雕花,匠心獨具,精雕細琢,可算世間一絕。

    但,這明顯是nv子用品。

    慕晨的心不由被吊起了一半,莫非他看穿自己是nv子了?

    一閃而過的愣然后,她恢復了平靜:“皇弟,你的賀禮似乎不太妥當,這般嬌俏的小銅鏡,送給我一個大男人,用意何在呢?”

    雖然她說得理直氣壯,但那顆小心臟可是撲通撲通的跳得厲害。

    二皇子熙的嘴角噙著一絲詭異的笑意:“皇兄,這鏡子是千年靈物火銅鏡,不是送給你梳妝用的,而是危難時,它能幫你擋災。”

    火銅鏡嗎?但好像沒有火的感覺。慕晨如是想。

    說完,他把火銅鏡取出,慕晨才發現原來這小鏡還連著一條項鏈。

    二皇子熙走到慕晨的身旁,試圖戴在她脖子上。

    帶

本章未完,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

上海时时乐时时彩